欢迎来到365体育足球直播

它们不会说话,却曾经改变世界

《论语》里,孔夫子提及《诗经》时说:“《诗》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;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;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

这句“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”,从古至今,人们常有不同的解读。

有人说,这是在说要对人们进行“诗教”,即审美教育。因为要多识草木鸟兽,就要亲近自然、观察自然,进而受到大自然的净化和熏陶,使内心变得平静纯粹而富于美感。

也有人说,这是一种生态教育。在“识草木之名”的过程里,我们不仅能了解物种的某些特征和规律,也知道了人所置身的生存环境原来是由众多物种共同营造的,进而懂得尊重与爱护其它物种。

整个自然界,植物约占半壁江山。我们经常听说,人类的头骨有多坚硬,但是种子的生长却能使它裂开。无论是审美教育,还是生态教育,是收容历史还是寄托情感,植物的壮阔广博都值得我们去了解。

整个自然界,植物约占半壁江山。无论是审美教育,还是生态教育,是收容历史还是寄托情感,植物的壮阔广博都值得我们去了解。

那些你不曾留意过的植物中的情感与故事

东西古今,家国情爱,风流云散

黍稷

1176年的冬至日,时值南宋,江淮之间常遭蹂躏。诗人姜白石过扬州,“夜雪初霁,荠麦弥望”,进城只见“四顾萧条,寒水自碧,暮色渐起,戍角悲吟”,昔日繁华鼎盛的扬州不见了。他悲悼故国,填了一曲自创的《扬州慢》。“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、冷月无声。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?”

其师千岩老人读了,认为有“黍离”之悲。

黍离,即稷黍,是人类最早的的栽培谷物之一。它的谷粒富含淀粉,可供食用或酿酒,秆叶可为牲畜饲料。因为长期栽种培育,所以品种繁多,《本草纲目》称粘者为“黍”,不粘者为“稷”。

《诗经》有云:“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。行迈靡靡,中心摇摇。知我者,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”

玫瑰

1799年春,法国巴黎乡间一座废弃已久的城堡,迎来了它的新一任主人。这里就是马尔梅松城堡,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一世和他的第一位妻子、皇后约瑟芬的乡间别墅。

在这里,夫妻二人度过了很多个愉快的周末。热爱园艺的约瑟芬种下了约250个品种、3万株玫瑰,其中甚至有远渡重洋而来的珍贵“外血”——中国月季。有“花之拉斐尔”之称的植物画家雷杜德,在马尔梅松留驻近20年,画下了堪称艺术与科学的完美结合的《玫瑰圣经》。

也是在这里,中国月季被送到马尔梅松的那年冬天,身穿白袍的约瑟芬皇后在杜伊勒里宫宣读了自己的离婚书。中国“玫瑰”的到来,让玫瑰园中不断诞生新的玫瑰,女主人却欢笑不再。1814年,约瑟芬在马尔梅松城堡与世长辞,年仅51岁。约瑟芬去世后的第二年,1815年,拿破仑复辟失败,在被流放之前,他在马尔梅松住了一段时间。

半个多世纪之后,1867年,第一支杂交月季在法国诞生,它是有着中国月季血统的“法兰西月季”。“法兰西月季”每条花茎上只开一朵花,花的直径最大可以达到12厘米,花朵艳丽,气味芬芳,茎秆挺直光滑,没有欧洲玫瑰茎上密密麻麻的细刺,只有一些大而明显的皮刺,特别适合做鲜切花,而且,一年能够多次开花。包括约瑟芬在内的欧洲玫瑰迷们梦想中的“玫瑰”,终于诞生了。

“法兰西月季”的后代,就是至今仍深受追捧、也最被大众认可的切花“玫瑰”。以“法兰西月季”为标志,“现代玫瑰”正式诞生,而马尔梅松的故事,同“古典玫瑰”一起逐渐湮灭。

02

那些日常植物中蕴含的历史与新知

神话传说,文学记载,饮食文化,科学考证

在欧洲文明史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苹果其实并不起源于欧洲?

苹果,世界四大水果之一,也是最日常的水果之一,还是故事特别多的水果。

古希腊神话中有一颗引起了十年特洛伊战争的“金苹果”,《圣经》中有一颗“智慧果”,《白雪公主》里有一颗“毒苹果”。

苹果一再出现在欧洲文明史的重要故事中,有一个主要原因是,从荷马时代开始,苹果树就已经是欧洲最常见的一种果树了。

不过,有件事却出乎很多人的意料,苹果——并不起源于欧洲。

2017年8月15日,国际著名学术期刊《自然·通讯》发表了山东农业大学与美国康奈尔大学合作的研究成果:通过基因测序,证明世界栽培苹果起源于我国新疆。

2000多万年前,由于天山山脉特殊的地理气候,分布在新疆等地的野苹果,躲过了第四纪冰川期,是世界上现存最宝贵的天然苹果基因库。

也由此,新疆野苹果兵分两路,开始了它的征途。一路进入欧洲,开始为古希腊神话代言,朝着欧洲人的餐桌迈进;一路进入内地,改头换面,拥有了柰、林檎、花红、频婆等别名,并在很多文学、书画大家的作品中留下身影。

03

那些把植物带入我们生活的人

栽培,记录,野外采集,引种,描绘,植物学家

植物猎人威尔逊

威尔逊,“中国是园林之母”标语首席推广大使。

他是英国人,从小就对植物表现出浓厚的兴趣,曾在位于伦敦郊外的世界上最著名的植物园——邱园当园丁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被邱园推荐给当时著名的私人园艺公司——英国维彻苗圃公司,前往中国寻找珙桐。

珙桐,第三纪孑遗植物,是欧洲的植物狂人们要从中国引种的重要植物之一。而第一个收集了珙桐种子引种到欧洲的,就是威尔逊。那一年,他24岁。

这位青年后来在他的著作中这样描述这棵树:

“珙桐特别漂亮之处在于它那两片承托花序的雪白苞片……每当微风吹过,就像一群大蝴蝶飞翔于大树间……从近处看,它们完全显露出来,树上犹如满布积雪。……在我的思想中,珙桐是北温带植物中最有趣、最美丽的树种。”

由于这次旅行,威尔逊对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家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:“由于她数以百万计的勤奋的人民,她的古老和悠久的文明,她的巨大自然财富和绮丽的风光,中国总是有不尽的魅力和吸引力。”

此后,他又先后三次到访中国,足迹遍及四川、云南、重庆、湖北,尤以在四川境内搜集范围最广、持续时间最长。前后12年里,他收集了4700种植物,65000多份植物标本,将1593份植物种子和168份植物切片带到了西方。

在第四次来华引种时,威尔逊不幸腿部受伤,变成了瘸子。在他从中国引种到美国的几百种植物中,他最钟爱的就是岷江百合,以至于他给自己的伤腿起了个名字,叫“百合瘸”。

伤好之后,威尔逊将自己来华采集植物的资料进行整理,撰写出他的代表作——《一个博物学家在华西》,于1913年出版。1929年,该书再版时改名为《中国——园林之母》。

他在“前言”里开宗明义地指出:“中国是园林的母亲,千真万确,在我们的园林深受其惠的那些国家中,中国位居榜首。……可以确定地说,在美国或欧洲找不到一处园林没有来自中国的植物,其中有美丽的乔木、灌木、草本和藤本。”

我们经常听说,人类的头骨有多坚硬,但是种子的生长却能使它裂开。

这两本书中讲到的生活中那些随处可见、不起眼的植物,在漫长的时间里默默地改变着世界格局和人类文明,植物的力量远是我们想象不到的。

两千多年前的孔夫子,没有见过飞机,也没有玩过电脑,没有赶过我们的时髦。当然他的肺叶里没有我们的废气与雾霾,耳鼓里也不会有那么多噪音。但照过孔子的那轮明月,两千年后又照亮着我们。“多识于草木鸟兽之名”,是永不过时的审美和生态教育方式。

两本书里,《生生不息》为我们展开一个广袤的植物世界。从李时珍到岩崎常正,从中式本草知识到日式植物版绘,这是劳动人民生活经验的积累,更是东方本草文化的一次次积淀。

《人文草木》带领我们追溯植物的历史。精选16种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植物,或者说食物,从它们的起源、传播、驯化讲到文化记录与历史演绎,精心制作配乐有声书,带领我们于鸟鸣虫吟间漫游植物世界。

只要你热爱自然,喜欢植物,关心自己的日常生活,对食物的历史有好奇,不论大人小孩,在这套书中,一定能找到让你惊喜的存在。

套装特别定制“飞蓬”主题帆布包一个。蓬的枝叶散生,枝冠往往大于根系,强风一吹常连根拔起,漂浮不定。因此生长在不同地方的单株常因随风飞舞而相逢,称为“飞蓬”。

两书一包,用最质朴的牛皮纸盒包裹,这是一份充满自然气息的礼物,久违的鸟鸣虫吟,愿与珍视的人一起分享。

愿我们因植物相逢、因大自然的美好相逢。

它不仅在内容上做到了丰富有趣:考据详尽,视野开阔,结合历史、神话以及文学,给植物科普增加了不少人文性和趣味性。

而且在讲述形式上也做到了多种多样:文字、图画与声音结合,为我们徐徐拉开植物世界的序幕。

posted @ 20-07-12 07:49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365体育足球直播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